Clara

在家摸鱼摸鱼
忘羡太甜啦

这样的话
连数学都有趣了起来啊
23333

想要好好写楷书?

瞎写着玩玩儿。

读书笔记

第二次读《霸王别姬》,还是不由自主的被那种浓重的感情所感染。发现每次读书的时候,自己的情绪也会有相似的变化,比如对菊仙的感情。一开始还是怀着一种淡淡的不满,就是总觉得她破坏了什么,而且身为女人,天生就会对妓女有一种厌恶吧。但是越往后就会对菊仙产生一种说不清的好感,虽然看她骗了蝶衣之后会重新恨她,但最后她为了不离开小楼竟然愿意折了自己的命进去,这种爱倒是会让人一下子全想起她的好来,倒也不在意之前那些小过节了。其实,菊仙和小楼的感情我觉得反而是书里最正当的情,男女之爱本就合情合理地产生,其实他们本可以有个合情合理的结局,这样一想反倒是蝶衣那“不合情理”的爱让这段男女之爱走上了崖头,菊仙只得一跃而死,才能保全这份感情最后的完整,保全小楼的生命。
这便是女人的伟大之处了,她们总是愿意为爱牺牲,她们总是轻易的为爱折腰,因为对一个坠入爱河的女人来说,爱情就是生命的全部了。可对男人来说就未必。这里我想做一个感情的对比。

程蝶衣对段小楼的感情刚开始很模糊,后来越来越清晰了,对,就是爱情。毫无疑问,菊仙对小楼也是爱情,但这两种爱情是有很大不同的。首先蝶衣和小楼一起长大,一起学艺,小楼无数次的保护他,这渐渐使他对小楼产生了一种深深的依赖,再来蝶衣总演的是虞姬,小楼又总演霸王,这样久而久之就在戏里产生了感情。而恰恰虞姬是依附霸王的,蝶衣是依赖小楼的,蝶衣的内心又极细腻,儿时那种朦朦胧胧的好感慢慢汇聚,终于成了他所确信的爱。菊仙对小楼的爱就很符合常情很好理解了,女人对男人,还是个豪放男人哪里有太多抵抗力呢,当然是很快沦陷。她对小楼的爱慕之中,应该是还包含着对家庭的渴望,菊仙一个妓女,原本是没有组成美满家庭的机会的,而现在小楼竟要娶她,这种对家庭的渴望瞬间就从被风尘掩盖的脑海中钻出来,愈发强烈,她甚至自己赎了自己出来,怀着对正常女人生活的渴望,她已在心中燃起了希望之火,热情之火,她已深深爱上了这个可以给她正常生活的男人。

爱的起因不同,男人和女人爱的性质也是不同的。菊仙的爱是特别纯粹的爱,为了小楼她可以做任何事,她甚至可以不求什么回报,只要她觉得小楼是还爱着她的,小楼还可以和她在一起就好。她当然是可以为之付出生命的,在小楼被斗得同意离开她而保全蝶衣时,她就觉得自己的爱和生命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她只求一死而让小楼记得自己,让这世间记得她对他的爱。看到菊仙穿着嫁衣上吊的时候心里真的是对她产生了无尽的同情和敬佩,可能也是一种出于对女人理解,古往今来,为爱情而献身是太多女人留下的姿态。而让男人只为了爱情而死就有些不可能了,因为男人的心里会装着其他太多东西。蝶衣想抹脖子自杀,是因为他受不了那份屈辱了,在危机时刻,他为了活下来,也可以不顾一切的把小楼的一切全抖出来,他也爱着小楼,但他的爱就没那么纯粹了,可以看出来他是很想得到相同的爱的回报的。他太想让小楼也爱他了,所以当小楼去爱菊仙时,他愤怒,他想要报复,于是他屈从了袁四爷,那也是他一生都抹不掉的阴影。

爱得太过惨烈,到最后只得看着一切都分崩离析。小楼和蝶衣天各一方,和菊仙阴阳永隔,他最后什么都不剩了,只在香港的破屋里熬过岁月的最后一点残渣。我觉得很难说的就是蝶衣最后对小楼的感情,当他见到小楼时,只有心间那一刻的搅动,其余倒也没有什么了,虽然没有想象中的起伏跌宕,但毕竟是已经老了,多少事情也只有追忆了。他唱了那最后一出戏,戏,唱,完,了,这一切也是结束了。那他究竟是放下了没有?他说“我这辈子就是想当虞姬!”但他又是用尽了力气也不能了,他回去了,那对前尘往事,是一种放手吗?还是说他想留着这份哀痛?这点越想越糊涂,不过人永远不是被一种情感填满的,何况是蝶衣这人。我倒怜惜起小楼来,原来他被两个人那样爱着,到头来也什么都没有了啊,如果菊仙……这当然是不可能的。菊仙也只有骨灰了。

这三个人的悲剧落幕了。但这个悲剧,连同那个时代,都是深深刻在岁月里的。这本书除了这份泥足深陷的感情,不得不提的就是它的时代背景。有很多人会指责这个时代,因为正是它害了这三个人,酿成了一场大悲剧。但是这段时间是真实存在的,无论人怎么说,它还是存在,它就像博物馆里钢化玻璃柜下的展品,无论怎样朝它扔菜叶,砸鸡蛋,它都原封不动的存在于那里,你只能观察它,分析它,通过它来规划未来,那边是历史的意义。

书里还很值得一提的就是蝶衣的小指了,那被砍下的六指,也可以看成是对他个性的一次阉割,对他男性的阉割,那以后他才好一步步接受旦角儿,让一种女性的心理在心中萌发,才让他产生对小楼的爱。他到最后有一瞬的起疑和受不住,书中写道“他真的一无所有?没有小指,没有吊梢凤眼?……”大概就是他对自己人性的分析,所以小指大概就意味着他的男人个性,而这种个性实在是一点一点被阉割了。

再往下分析就越来越深了,脑子里反而更加混乱。只记得那一段往事,一个时代,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泥足深陷的爱情。

我失散多年的小学同桌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写这个,大概是无聊的胡思乱想?但事情都是真的。
#反正不会有人看见。
#关于这个题目,在《我最爱的你》里有对兄妹写的剧本叫《我失散多年的爱尔兰爹地》,我觉得这个名字非常魔性,非常有感觉。

我遇见过一个很好的人,他是一个很爱哭的同桌,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对于一个男人,我对他的第一印象竟然是爱哭。这样想想这也是他某种意义上的失败吧。
关于他,我的记忆很多,但我又好像什么都想不起来。嗯,不愉快也很多。
以前我总觉得他心胸狭窄,特别特别小气,因为有次上英语课我没带书他死活不借我,然后我还闹到了英语老师那儿,我记得他还哭了一节英语课。其实现在想想,好像愚蠢的是我。但是小孩子的心思,因为不成熟,没有人可以多说什么,我也不想再去批判了。总之我就觉得他很小气。
但他好像又很大方,会在老师检查手工作业的时候把作业分给我一半。所以我很搞不懂他到底是小气还是大方了,后来我得出了一个结论——他的小气和大方要看心情,这看起来很荒谬,不过经过我多年的观察,这其实是人普遍存在的心理,但是我解释不了是为什么。人都是会有情绪的吧。

他其实很好。
在哪个单纯的年纪,很多事情都显得矫情又真实。有时候我会告诉他:“我是皇上的宠妃!”他总会问我:“那我呢?”--“你是小太监!”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太监是什么人,当然我也不知道。但总是这样一问一答,乐此不疲。很傻,但很好。我现在这样觉得。
他有时候真的挺傻的。
他有个半透明的塑料文具盒,上面画着愣愣的米菲兔子,我会拿着笔有节奏地敲那个文具盒,告诉他我在施咒,他总会很配合地痛苦地扭动身体,嘴里嗷嗷叫着,说着我不行了。我就在一旁笑,笑得合不拢嘴。
似乎那是我最快乐的回忆了。
我小学老是被人欺负,但这也是因我而起,因为我骗过人,我骗她们我有个弟弟,但我其实是独生子女。我还从家里偷过钱,但是只是为了给她们买零食。太愚蠢了,又得不到一点好报。
而同桌是个很阳光的人。
他朋友很多。但他从来没有不理我,有时候那些女生也会告诉他我的恶劣事迹,但他只会说一句话--
“滚滚滚!”
他从来不相信我是那样的。
但我还向老师告过他的状,他知道了也没说什么。
我想我可能再也不会遇见他了吧。所以那些烦躁的事情也没什么好追忆了。
因为——

我再也不会遇见那么爱哭的男生了。
我再也不会遇见会给我一个女生买陀螺做生日礼物的笨蛋了。
我再也不会遇见在同学录自己的那一页画满了傻不拉几的小太阳的呆子了。
我也不会再遇见给我扮演小太监,陪我嗷嗷乱叫的人了。
我更不会遇见一个那样那样相信我的同桌了。
不知道为什么上天要让我遇见这样一个人,大概是想让我也变好一些吧,但平心而论我当年的行为真的配不上这样的一个人。
我很感谢他。真的。
做同桌的这两年,我一秒钟都没有对他产生恋爱的好感,但是那是一种比恋爱要幸福百倍的感觉。或许那是一种朋友间的信任和依赖吧。
又想起当年分同桌的时候是把女生排好队,在过道里站着依次坐在分好的男生身边。到我的时候,右边是他,左边是我一个暗恋的长得很帅的男生,我为了掩盖自己的心意,去坐到了右边靠窗的位置,他就这样成了我的同桌。阴差阳错。
我还记得那天阳光很好,从窗户外边洒进来,铺满了整个桌面,
然后他对我说了一声“嗨”。